玫瑰劍.jpg 

在神聖陽性與陰性能量中找到和諧。

我們一直在強調,內在無壓力地,展開生活真正路徑的重要性,這樣的哲學跟目的有何關係?目的怎麼能無壓力式地達成呢?當我們被強力拖去做某事,又怎能放鬆,開展,與擴展呢?

當我們跟隨靈魂在生活中的拉力,我們就在回應生命中真正的目的 - 我們來此的理由。在這點上,我們感到想要去做甚麼的拉力,然而,也有達成目的的最大危險。為了達成某事,靈魂的調頻,必須在身體與意志中,轉譯成行動;思想必須被點燃,肌肉張力與情感必須能流動,不然會沒有目的性的行動。這是為了產生真正顯化一切的組合。

在這樣的靈魂調頻中,如果我們太緊張,太努力,會容易失去神聖的調頻。我們越習慣於汲汲追尋生活中想要的結果,會越難全然感受到靈魂。那麼真正的目的,就會讓位給整體社會的觀感,信念,適應等等,我們變成有很多慾望,想去達成那些慾望,我們的緊張、僵硬,會把我們鎖在那樣錯誤的現實裡。

怎樣能跳脫出來呢

這是和諧之所在。每個行動中有種自然的協調,當我們打開門把,解開釦子等等,所有的,即使是細微的動作,都有其和諧、韻律、與流動。關鍵就在找到每個當下的和諧。怎麼做呢?

簡單有效地講,我們能學習平衡目的的能量與順服來達到。目的的能量是戰士的能量,而順服的能量是神聖陰性能量。

真正戰士的能量,這樣的觀念,經常性被誤解。他不是關於打鬥,奮鬥,與控制。戰士能量是啟動與導向行動,以展開目的,需要承諾與創造力。這也是為何他是性關係中往下衝的能量。

要真正展現創造力與目的,我們必須完全對準當下,自然的能量,韻律,與流動。這需要極大的敏感度,才能展現高度的順服,而這也是神聖陰性能量之所在。

我們可已走入每個活動的核心,去展開這樣的能量。問自己:「我可以怎樣,以更輕巧,更柔軟,更有韻律的方式,去做這件事情?甚麼是此刻最自然的流動?」

如果我們能對準這樣自然的和諧,完全投入,感受到自己多輕盈地去完成某事,我們就能在某個行動中達到真正的順服,當我們這樣做,我們就能輕盈,柔軟,與順服。也因為這樣,即使身在生活的濃密中,也能對準靈魂非物質界的輕盈。亦即,即使在最緊密的創造活動中,我們也不失一種流暢感。於是當我們有目的性時生活變得不吃力

http://www.openhandweb.org/Sword_and_the_Rose

創作者介紹

喜貓在唱歌

kaseili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