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有『被討厭的勇氣』,又要有高的民調,請問這究竟要如何平衡?

重新分配國家資源,這種事會討好嗎?國家認同,這種的事會討好嗎?既不要深綠暴衝,又要抗衡對岸的九二共識,還要為政治影響經濟,找辦法解套,種種不討好的情況下,民調怎麼會高?

民調要高,需要討好,做一些讓百姓開心的事,幾乎跟現在相反的事,不是嗎?但那跟當初選民的期待是不符的

⋯⋯

市調老被拿來作領導人的月考成績單,又語焉不詳,不知所指為施政滿意度,解決問題滿意度,還是救火的滿意度?

如果大家一致認同【市調】是衡量執政者的最佳工具,那請先出示一下原始問卷的問題,畢竟問對問題,才有正確的答案。問卷先天上,如果就不達不七,還頻頻拿來評量,直說滿意度雪崩,這是非常粗糙的干擾方式。無論對內閣或總統而言,都是很大的干擾,更別提,藉此不斷直接間接在逼宮。

不是說執政者不需被監督,但我們可否後退看一下,有哪些工具可以用來衡量。如果最後仍是市調,那麼市調的品質如何提升,才能更貼近民眾投射出來的看法,才能真正落實讓執政者能據此反省改進,提升為民服務的品質。屆時再按三餐念,比較會有說服力,而不是像這樣鬧哄哄亂糟糟~~

 

http://www.storm.mg/article/170523

 

創作者介紹

喜貓在唱歌

kaseili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