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有個新聞頗受關注,剛開始沒注意……………

某私立大學心理系發生性侵案。

學校發生性侵案,照理有SOP(性評會)流程。但系主任與系上夏姓老師,沒有照正常程序走,反而點像秘教一樣關起門來,舉行祭祀儀式,有人獻上祭壇,全體像被催眠,進入某種歇斯底里的形式(個人的比喻啦),想藉此剝洋蔥,以心理學特有的形式,不僅要讓祭品,也要讓”大家”獲得療癒。

神鬼驚奇六..jpg

那位夏老師說,自己像女巫被獵殺。她的確像女巫,只不過,不是善良女巫,而是歪邪女巫。想把學生受害經驗,變成一座實驗場,作為探討心理學的祭壇?

而那位女學生,事發當時,已是應屆畢業生。一腳踩在校內,一腳踩在校外。眼見學校處置已然當機,老師又有成見在先,做法已然偏差。可能當局者迷吧,也無法看清現實,以為老師可為她作主,反而更進一步被捲入像秘教的封閉社會,受二度傷害。

怎沒想過外面廣闊的空間,或許有更多的可能性………..比方…掛精神科門診,找鄧惠文或潘長志等醫生,指引一條路,至少可以多一種選擇性。

往往事到臨頭,也只能自己為自己作主,無法希冀他人為自己做主,把力量繳交給他人

這件事讓『心理系』『心理學』蒙上一層陰影〜大家會看到,原來學心理的人,是這樣陰陽怪氣,遇事的處理方式,相當怪誕扭曲。心理學感覺上,就是不斷在分析自己的、別人的傷痛,整理成厚厚一疊資料,再流利地覆誦自己的傷痛;但也只是這樣,無法再更多了,也無法能持更高的觀點解決問題。

有受害者就有加害者,鄉民的揭發與介入,只是讓兩方立場更加鮮明,學校更加受損。重點不在公平正義,是解決問題的方式發生很大的偏差。而且還發生在『心理系』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喜貓在唱歌

kaseili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