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_9不可能的翻案.jpg

我後知後覺,日劇『99.9不可能的翻案』,播到第二部的最後兩三集,才突然看懂這齣劇的意思與趣味性。之前看片名,只覺得是編劇與製作在耍創意,標新立異。

這齣戲在敘述日本,如果某案件發生,被告人一旦被起訴,幾近百分之百被判有罪。案發現場通常看來罪證確鑿,就算當事人聲稱無罪,也很難翻案。編劇有意無意藉此在反思日本的司法制度,跟台灣目前所做的司法改革,有點呼應。或許台灣也來一齣,可能更能喚醒社會的了解與重視。

剛好也看到電視上訪問蘇建和,1991年的案子,纏訟到2003年才當庭無罪釋放;但又一直到2012年,才真正無罪定讞。他一生有12年在牢獄中渡過,為了他沒有犯下的罪,兩公斤的腳鐐手銬,以及他所形容的牢獄的暗無天日。

他的父親從他出事後,就開始為他的清白到處奔走。訪談中,講到他父親,他數度哽咽,仍然非常悲傷。節目中穿插他父親臨終前三天,他才被告知去探視父親的影像,是以前傳統的照片,看了很不忍。包括:他無力回天的背影,父親偷偷拭淚,還有以手推擠他,要他趕快回牢獄報到等等。這些東西要跟誰索賠啊,只因為看不到0.01%翻案的有力證據。

再回到這齣日劇,當然戲劇,要把人間一樁曠日廢時的法律訴訟,限時縮影呈現給觀眾,有些地方難免有點自圓其說,但立意很正面,也帶起觀眾的反思。過去百年有多少冤獄,其中造成的自由、人權、精神、金錢損失,都難以計量。人間的法律,確實到了需要重新檢討的階段。

其中有一集是較小的案情,但蠻有意思的;有兩個共事過的同事,一男一女。約了聚餐敘舊,飯後再到酒吧續攤;之後。男的在暗夜窄巷裡莫名獨自醒來,隔天女同事告他非禮。

男的公司出手相救,希望趕快還他自由,早日回公司上班。法律的手段,變成他要認罪,承認一件他沒做過的事。他們和解,和解金一千萬(日幣),女生暗喜簽名,撤銷告訴。

案子到這裡應該結束了~

但男的回公司後,每個同事出奇冷淡,內心OS原來共事的老闆是色狼;回到家女兒不想看到他,原來爸爸是色狼。以為速速解決的事,早日回歸正常生活軌道,卻帶給他一種說不出的痛苦,原來這並不是真正的解決。進一步詳究,才知道整個事件是仙人跳被設局的。

 

劇中有些固定的橋段,每當案情陷入膠著,松本潤(律師之一)就會下廚做料理。在一來一往當中,就會跳出新的靈感。而且他喜歡講雙關語的冷笑話,但這要日文很好或熟悉在地歷史文化的觀眾才容易了解。整個來說編劇功力相當不錯的〜

又講回台灣,台灣面臨的迫切司法改革,是被政治立場左右的司法判決;或許是99.9不可能翻案第三部可考慮的素材喔〜日本應該也很多………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seilisei 的頭像
kaseilisei

喜貓在唱歌

kaseilis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